1 min read
13 Sep
13Sep

「我不值得被信任」從此深深植入了我的信念,這麽多年來,只要母親質疑,或是不被肯定的否定,我都有很大的憤怒,委屈,不被信任,挫折,沒有價值感。

文/irene

今早上市場買水果的時候,我發現昨晚才放進錢包的500元不見了,心裡想:是我弄不見了,還是剛剛買菜花掉了?

我試圖回想,仍舊想不起來,也翻了所有褲子口袋,無果。各種嘗試後,我卡在氣餒的情緒中。


在夥伴的陪伴下,回去拜訪曾有類似感受的自己。


回想18歲那ㄧ年,我剛考上機車駕照,某天媽媽拿了1000元,要我去買三個便當給家人吃。我開心的騎著機車,有ㄧ種被允許的自由,也感受到自己長大了,正期待表現給母親看。回到家後,卻發現剩餘的便當錢不見了,我很緊張,也完全不知道錢在哪裏掉了。媽媽責怪了起來,說了令我傷心的話,「相較起來,哥哥就比較細心」。


「我不值得被信任」從此深深植入了我的信念,這麽多年來,只要母親質疑,或是不被肯定的否定,我都有很大的憤怒,委屈,不被信任,挫折,沒有價值感。
我試圖靠近這個氣餒的小孩,我聽見你說了,你不是故意的,你有把錢放進口袋的,錢後來不見了,但不代表你不值得信任。


在夥伴的引導下,我不再抗拒當年不被信任的感受,很平靜得流下淚水。


我聽見了,我也看見了,

我相信你當年不是故意的,我答應你,

我會永遠信任你 ,因為你是ㄧ個有價值的人。


Comments
* The e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on the websit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