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不管怎麼樣,你都會愛我嗎?》如果我生氣變成大熊,又變成鱷魚,你還會愛我嗎


1 min read
22 Jul
22Jul

作者以童書《不管怎麼樣,你都會愛我嗎?》來訴說與孩子之間的衝突發生時,自己仍然愛著小孩的,即便自己的情緒是憤怒、是高昂、是戲劇性的。希望能讓各位思考,我們跟小孩的應對是否像這本書一樣,不帶有條件的愛。

文|Shi-Yi Lin

前幾天小恩和我坐在餐廳,他要唸一本圖畫書給我聽,唸到一半,停了下來,用手指著「隧道」的「隧」問說:「這什麼?」

「隧道」我回答。「不是啦!」小恩剛講完,接著就哭了起來。我停了一會兒,心裡大概有個底,問他:「我說太快了嗎?你只是想問隧道的隧怎麼唸,是不是?」「你為什麼要這樣!」小恩講完,繼續哭。

「我們大人會很習慣唸一個詞嘛!只唸一個字很奇怪啊!」小恩不買單,繼續哭。「你現在有點難過......」我話還沒講完,小恩的腳就踢了過來。他踢我的這個動作,讓我的生氣情緒瞬間被點燃,但在那個當下,我還是很有理智地跟他說:「你踢我我會生氣喔!」坐在椅子上給自己兩個深呼吸,小恩依舊在旁邊哭。我說:「不行,我得到旁邊去深呼吸十次,我現在整個胸口都是生氣,我快要變成紅色的了!」

我試著壓著我的怒氣,也讓自己不要出現戲劇性的大動作,只是站起來,走到客廳去,因為我知道,如果此時我出現大動作,他會情緒更大,然後我們兩個就會爆炸!

我在客廳讓自己獨處的時候,小恩邊哭邊轉頭看著我在做什麼,慢慢地,從他的哭聲我知道他的情緒差不多要停下來了,但自己胸口還是堵著一股氣。十個深呼吸之後,我還是不太想回去面對他,於是又拿了指甲剪幫自己修剪指甲。我在修指甲的時候,他轉頭看著我,一邊吃他的手,表情偶爾放空。當我剪完指甲後,心裡對他要我只唸一個字給他聽這件事感到很挫折,我想告訴他我的挫折,於是我又坐回他的旁邊。我說:「大人很習慣講一個詞,隧道就是一個詞。你問我的時候,我就很自然地告訴你這個詞。如果每次唸故事書,你不會的字要我教你,我告訴你一個詞,可是你只要問一個字,然後你就要哭,我會好緊張,我心裡就會怕我是不是會不小心講錯!我不知道怎麼辦耶,我很挫折。」小恩聽我講得誠懇,他說:「好啦!」看他安定下來了,我又接著說:「剛才,我想關心你是不是難過......」

我的話還沒講完,他聽到「難過」這兩個字,又哭了起來。再給自己一個深呼吸後,我說:「我讓你再哭一下。」

「我沒有難過啦!」小恩邊說著,斗大的淚珠邊從他眼眶滾落下來。「你沒有難過,怎麼哭了呢?」我問。「一點點難過而已!」小恩邊哭邊說。聽著他說只有一點點難過,我的心卻鬆了。「好,你有一點點難過。」我回應他「只有一點點難過啦!」他又再次強調那個好像微不足道的「一點點」。見他哭得差不多了,我摸著他的手,他也願意讓我握著。「你知道媽媽最近在上課。」我說。「你的課怎麼那麼多?」他問。

「老師教我們看到自己的情緒,剛才你踢我,我好生氣,我知道我在生氣了,我看到它了,我就告訴這個生氣,喔,我看到你了,你在我的胸口,然後我就跑去十次深呼吸,生氣就真的慢慢離開了。」

看小恩願意繼續聽我說下去,我想引導到他身上。「剛才你難過,那個只有一點點的難過,讓你哭哭,那個難過長得怎麼樣?」「刺刺的」小恩說。「哇!你感覺得到那個只有一點點的難過是刺刺的啊!你好棒喔!」我說。「你知道媽媽之前常常肚子痛?」我問。「嗯!」他答。「我們大人喔,很會把情緒藏起來,藏到肩膀就肩膀痛,藏到肚子就肚子痛,常常東藏西藏,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把它們藏到哪裡去,情緒在身體裡面出不去,就會生病,就要去看醫生。可是你感覺得到耶,那個讓你覺得刺刺的一點點難過,他在哪裡?」 

「肚子!」小恩說。「你可以當自己的醫生耶!」我說。他聽到我這樣說,眼睛頓時亮了起來,趁著他這個發亮的表情,我繼續打鐵趁熱。「那小恩可以難過嗎?」我問。「可以!」他眼睛看著我說。「那小恩難過的時候可以哭嗎?」我再問。「可以!」他說。聽到他這樣回答,我整個心真的鬆了。「那我可以抱抱你嗎?」我問。小恩爬過來坐在我腿上。「好啦!下次唸故事,你問我一個字,我不小心回答你一個詞,你想哭還是可以哭一下啦!但是,真的不可以踢人,好嗎?」我說。「好啦!」他說。

「你剛踢我,我很生氣,可是,媽媽還是愛你,你知道嗎?」「我知道,我也很愛你。」

「你記得有一本書,書裡的小狐狸生氣變成大熊,然後又變成鱷魚,還有變成蟲蟲那本,他的媽媽都還是愛他。」「我知道我知道!我去拿!」(小恩飛奔去書架找書)然後,我又得念這本「不管怎麼樣,你都會愛我嗎?」給小恩聽,在這個劫後餘生(好啦!有點誇張),是一個我們母子在某種層次情感交流的氣氛下唸書給他聽,我覺得非常享受。

Comments
* The e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on the websit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