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元對立:不是男生、不是女生,想是什麼,由自己決定


1 min read
05 Aug
05Aug

作者透過Netflix上的實境節目酷男的異想世界中的五人組互動,激發出關於「二元對立」的想法,難道世界上都應該只有同性戀異性戀、男生女生、感性理性或黑與白嗎?二分法是我們認識世界最快也最粗糙的方式。卻也無法讓我們更真實地理解眼前一切。 

文|Cathy 小愉

二元對立,直到最近才真的深刻體會,給我的感覺是很耗損元氣的。

以前有男女身體上的性別差異,近來有被視為邪惡不潔的同性戀者。

我最近很迷Netflix上的Queer Eyes裡會的酷男五人組Fab 5,五季都看完了,看到了他們的自信和魅力,也看到了他們的過往是如此的不被接受及脆弱,更看到他們對家人和宗教是期待被接受,又怕被傷害


事實上他們是被傷害的多,卻也看到他們接納自己的害怕。


但也因為如此,在他們的各自天賦中,都能在一來一往的提問中,提供被提名者很大的反思,進而讓對方不論是外在的改變,內在的醒思,家中大改造,甚至回到廚房為自己和家人朋友做上一些簡單的料理,都是對自己的愛啊!


非二元性別聽起來陌生,但表達的是另一種趨勢


我好愛他們活出自己的樣子,有時陽剛,有時陰柔、偶而撒嬌在不解的時候 - 反問

在自覺未尊重對方或未了解時 - 說抱歉

在感到受威協時 - 承認有害怕和恐懼及抗拒

在覺得不喜歡時 - 說不喜歡生命不該只有單一面向,也不該由別人口中說的算。


回到我自己的生活場景,家人離的近,看的芝麻小事都清楚,容易陷入對立狀況更明顯,上一代到我這一代再到下一代,都可能因著你對我錯或我對你錯的二選一,讓彼此都無力和疲累,卻不自知,甚至想透過其他人的例子來說服彼此。

最近突然醒悟過來,自己活看這樣的二元對立中,難怪感到如此痛苦和疲憊,都忘了老師說的用豐富的眼光看孩子(人、事、物和世界)說的容易,做的...要不斷練習才行尤其是聽到老公說你是要我選一邊就對了?

但我根本沒有想到這方面去,我只是希望我們的家有自己的氛圍罷了。好吧,我承認我還是有點陷在對立中,但我有察覺了,我會再和自己對話,我到底在意的是什麼?如果真的介意就介意吧,總有不想接受的時候。

Comments
* The e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on the website.